娄敬劝说刘邦和亲,为什么反而被刘邦关入大牢呢?

时间: 浏览:加载中...

  和亲是一种政治手段,能够以一个公主的代价,换回国家长期的和平,是一比非常划算的生意,对于只看中国家利益的统治者来说,在国家弱势的时候,和亲政策是非常好用的。

  说起“和亲”,满脑子大汉族主义的同胞们就气不打一处来,总觉得为了笼络边远政权,为了一国安稳,竟然将要把一个弱女子推到那老少边穷地区去,简直丢脸得很。

  换个角度来看,以一女子之力换来双方百姓的安定,又有什么不好?就如昭君出塞,以一已之力换来双方几十年的和平,谁不称颂?当然如果有人非要说不好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。但无论你赞同还是否认,和亲都存在过,而娄敬就是提出和亲第一人。

  娄敬原本是个齐国人,他曾经当过齐国的小兵,被发往陕西驻守,见过刘邦。他挺有个性,有那么一点牛气。公元前202年,他初见刘邦时,刘邦已经不再是小亭长,而是已经掌控天下的大人物了。进见刘邦,总得有那么些场面上的意思,但是娄敬他就敢把朋友送的好衣服扔一边,粗布短衣坦然进宫。刘邦也给推荐人面子,见了他一面。这一见,娄敬让刘邦刮目相看。原来这会儿刘邦正为都城的事烦恼,大臣们多倾向于定都洛阳。在他们看来,洛阳是好地方,周朝建在这,一旺八百年,秦朝倒是建在关中,只是传了二世就没了,明显风水不行。娄敬认为形势比人强,周朝早期靠仁德治国,后期祸患极多,关中地理形势非常好,易守难攻,何况还有秦朝经营的底子,建在关中,有利条件很多。建都不比其他,关系着能否延袭万世基业,对此,刘邦也是考虑得很多,最后,他去问张良,张良赞同定都关中,于是,刘邦高兴地赐娄敬刘姓。

image.png

  和亲第一人

  娄敬建议定都长安,是稳定了国家的根本。对于北方的老邻居匈奴,他的主张也不可打。这话当然是经过实地考证后得出来的结论,汉高祖七年,韩王信(不是韩信哟)叛汉,与匈奴勾结。为扬我大汉国威,必须得给化外之民一点颜色瞧瞧。对此,刘皇帝派了十多波使臣前去摸底,这些人无一意外的都认为可以狠狠地打。但是娄敬回来后,却带来了不一样的分析。他倒也不是看到了精兵强将,同样的,他看到的也是老弱成行,他凭着超乎常人的嗅觉,敏感地意识到了这里面的不一样。两国交兵,从来都是炫耀居多,这明显的示弱就是要埋伏奇兵来着。只可惜,娄敬的话被视为无能,刘邦骂他:“齐国孬种!”关押在广武的大牢,就等着提匈奴单于的头来,让他好好见识下我刘皇帝的厉害。

  可惜白登山一战,刘邦差点就命丧黄泉,最后用了点不光彩的手段才逃回来。这一战自然证明娄敬的眼光,匈奴是不能随便打的。刘邦也是好样的,自己也知道错了,并没有恼羞成怒,杀娄敬灭口,而是把他放出来,还封他为关内侯,赐食邑二千户。

  后来,韩王信逃跑了,而冒顿手上有三十万大军,经常来边境侵扰。大汉刚平定,粮少兵残的,打是打不过了。冒顿为人凶残,跟他讲道理是讲不通了,怎么能才能让他安分点?这的确是个大难题,想当初刘邦兴冲冲地率大军去打,那会儿军队数量士气都不差,却也差点被人给煮了,现在残兵败将的,一听说打匈奴,都腿软了,还去打,那不就是鸡蛋碰石头吗?

image.png

  娄敬首提和亲,是非常有远见的。和亲给大汉王朝带来了丰厚的利润,从此得已稳定发展。对付“残暴”的对手,既然没办法打过,那就换一种方法来,改用婚姻手段,让边疆蛮族顺服。嫁皇女于冒顿,不是为改造冒顿,而是把效果放在他的子孙上,利用他们的爱子之情,达到共存的目的。当然,在国家利益面前,亲情不过几代就会泯灭,最好的办法就是憋足了劲,迅速发展,看谁在这段时间跑得更快,相较而言,大汉族拥有超强的繁衍能力。到汉武帝能把匈奴打趴下,东汉更是直接把匈奴给打走了,或多或少的,都和和亲有关系,都沾了娄敬的光。后来的唐朝,最爱用这招。当然,用得最好的还是清朝,不得不承认,清朝在对付蒙古上,是对和亲的极大发展。大批皇女嫁给蒙古王子,生下的儿子也都住在皇宫,既可当人质,又可联络感情。这些王子成人后再当权,与中国关系异常亲密,何况就算他有异心,他的兄弟,儿子,亲友们的妻子,全都是皇女,他到哪反去?自然就只能乖乖听话了,当然,有些朋友不喜欢有关辫子,那咱也就不说了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点击查看 历史解密 更多内容

猜你喜欢

  • 娄敬劝说刘邦和亲,为什么反而被刘邦关入大牢呢?

    和亲是一种政治手段,能够以一个公主的代价,换回国家长期的和平,是一比非常划算的生意,对于只看中国家利益的统治者来说,在国家弱势的时候,和亲政策是非常好用的。说起和亲,满脑子大汉族主义的同胞们就气不打一处来,总觉得为了笼络边远政权,为了一国

    娄敬劝说刘邦和亲,为什么反而被刘邦关入大牢呢?